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浙江风采网 > 人才招聘 > 连续第一,这个“小透明”省会开始爆发

连续第一,这个“小透明”省会开始爆发

2022-09-16 20:29    点击次数:70

· 四方君 | 文

区域经济竞争," 黑马 " 年年都有。但今年的 " 黑马 ",真的太出乎人们的意料。

今年经济增长压力之大,想必每个人都有所感受。但局势再艰难,也总有人脱颖而出。

一季度,全国 42 个主要城市(包括 4 个直辖市、27 个省会与首府城市、5 个计划单列市以及苏州、无锡、佛山、泉州、南通和东莞 6 个万亿级实力地级市)中,石家庄 GDP 同比增长 10.1%、名义增速达 14.9%,是主要城市中唯一一个增速上两位数的城市。

上半年,还是石家庄,同比增长 7.8%,名义增速 10.96%,在全国 42 个主要城市中又是一骑绝尘,实际增速高于第二名 2.4 个百分点、高于全省 4.4 个百分点、高于全国 5.3 个百分点。

石家庄,这个快被遗忘的北方省会城市,今年狠狠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石家庄,中国铁路运输的主要枢纽之一,被誉为 " 南北通衢,燕晋咽喉 ",距离首都北京高铁通达 1 个来小时,是华北平原拥有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常住人口 1120.47 万,其中城区常住人口 506.56 万。

但说到石家庄,网友评价最多的是 " 最不像省会的省会城市 " 或者直接无视其存在,称呼为 " 小透明 " 省会。

知乎上曾有一个问题:有什么关于石家庄的冷知识?

有人回答——石家庄是河北省会。

作为堂堂一省的省会,石家庄没有存在感,是因为——论经济体量,它长期被唐山压制;论历史文化,它比不上保定和邯郸;论旅游名气,它不及秦皇岛和承德;甚至雄安新区一出,它的政治地位仿佛都低了一截。

石家庄在河北的憋屈劲儿,跟福州在福建的憋屈劲儿(福州的经济、政治、知名度均被省内城市压制)还真是挺像的,但福州 2021 年终于逆袭了泉州,做回了经济老大的位子,扬眉吐气了一把。

相比其他存在感不强的省会城市,石家庄还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 211、双一流大学的省会城市。

整个河北有且只有一所 211、双一流高校,那就是河北工业大学,由河北省政府、天津市政府和国家教育部共建,坐落在天津市北辰区,不在石家庄。河北省内最好的两所大学——河北大学和燕山大学,则分别位于保定和秦皇岛,照样跟石家庄没什么关系。

石家庄的省会标签不够深入人心,还和河北省会一直变来变去有很大关系。如果把河北省会变更次数排到全国第二,那没有省份敢称第一。

1913 年至 1968 年,短短 55 年间河北省会搬迁了 11 次,北京、天津、保定都曾数度承担河北省会的职能。直到 1968 年,因交通便利、有一定工业基础、利于 " 备战备荒 " 等原因,河北省会最终花落石家庄。

作为全国最晚确立的省会,石家庄政府在当地常把 " 省会 " 二字挂在嘴边,以强调其名份。比如,公安局写着 " 省会公安 ",公交车上写着 " 省会公交 ",公益广告落款 " 省会文明办 ",公交上广播 " 省会文明守则 ",无时无刻不在宣示其 " 省会 " 的主权地位。

虽然现在存在感不强,但作为河北省会和全国交通枢纽,石家庄经济也曾十分强盛。

上世纪 90 年代,石家庄的经济总量曾一度高居全国前 20,在省会城市中也有过排进前 6 的高光时刻,仅次于广州、杭州、成都、武汉和沈阳。

然而,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经历国企改制、环境整治、技术升级、结构调整之后,石家庄的传统工业逐渐失去优势,又缺乏新兴产业的补充,全市经济增长开始放缓,GDP 排名也一降再降,从全国前 20 名逐渐掉到了 2021 年的全国第 40 名。

2001 年,石家庄的 GDP 在全国 27 个省会城市中能排到第 8,比如今的许多明星省会都要高,如郑州、西安、长沙、合肥等。但到了 2004 年,济南超过了石家庄,2007、2008 年郑州、长沙分别超过石家庄,2013 年长春、西安齐齐超过石家庄,2015 年合肥、福州也超过石家庄,到了 2021 年,甚至连另一个 " 难兄难弟 " ——同样没存在感的江西省会南昌,也把石家庄超越了。如今石家庄的 GDP 排名已掉至第 16 名,位居省会城市后半段。

过去 20 年,石家庄是全国重点城市(包括 4 个直辖市、27 个省会城市和 5 个计划单列市)中经济增长最慢的城市之一。2001-2020 年,石家庄经济总量增幅仅有 446.8%,在 36 个重点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三,仅高于东北的哈尔滨(362.8%)和沈阳(431.5%),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16.4%)。

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 " 十三五 " 期间,石家庄的 GDP 由 2016 年的 5927.7 亿元,增长到 2020 年的 5935.1 亿元,经历 GDP 数据 " 挤水分 ",5 年间只增长了 7.4 亿元。

与经济增长乏力相对应的还有其落寞的省会首位度。

2021 年,石家庄的经济首位度,即 GDP 占全省比重,只有 16.07%,在国内省会城市中,排名倒数第 4 位;人口首位度,只有 15.06%,排名倒数第 8 位。

过去十年,石家庄的经济首位度从 16.94% 下降到了 16.07%,这意味着,作为省会,石家庄不仅没能发挥带动作用,反而还拖了后腿;而过去十年,石家庄的人口首位度虽然有所提升,但也仅提高了 0.97%,提升幅度排在省会城市倒数第 4 位。

省会不强,何以强省?

不无关系的是,过去十年,河北是全国 GDP 排名下降最多的省份,从十年前的全国第六,下降到了如今的全国第十二。

省会强则全省强,省会兴则全省兴。放眼全国," 强省会 " 战略已逐渐成为共识。

2017 年以来,已经有湖南、江苏、河南、山东、福建等至少 13 个省份,提出强省会战略,以做强省会都市圈,带动全省经济发展。

2021 年,河北也加入了 " 强省会 " 朋友圈,当年 7 月 7 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大力支持省会建设和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全文指出:石家庄市作为河北省省会城市和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的区域中心城市,建设发展水平关系全省大局,关系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局。推进建设现代化国际化美丽省会城市,是省委、省政府着眼战略全局作出的决策部署,是全省上下的共同责任。

今年年初,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印发《推动高质量发展确保实现经济总量过万亿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到 2025 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力争综合经济实力重回全国前 30 强。

从 2021 年的 6490.3 亿元到 2025 年的万亿元,这意味着,接下来的 4 年时间里,石家庄需要每年至少增长 880 亿元的 GDP。为此,许多评论员认为难度 " 有点大 "。

但其实回溯近几年新晋的万亿俱乐部城市的历史增长数据,就不难发现,从 6500 亿迈向万亿,大部分省会城市都是用了 4 年时间。

郑州 2014 年 GDP 为 0.68 万亿,4 年后的 2018 年达到 1.07 万亿;西安、合肥、济南和福州的 GDP,都是由 2016 年的 0.65 万亿左右,4 年后的 2020 年同时突破万亿大关的。

当然,也存在耗时超过 4 年的案例,主要是非省会城市,比如南通,2015 年 GDP 为 0.65 万亿,5 年后的 2020 年才突破 1 万亿;东莞,2015 年 GDP 为 0.67 万亿,6 年后的 2021 年才突破万亿,达到 1.09 万亿。

不过,石家庄格外需要注意的是,现在的经济增长环境与过去可是截然不同了,内部结构调整、外部挑战增加、各种不确定性增多,中国经济增速正处于中枢下移的过程中。

但好在石家庄的强省会战略有着全省为后盾,只要河北省委、省政府坚定不移地执行强省会大战略,2025 年过万亿的这个小目标,石家庄极大概率是可以达成的。

当然,战略的达成还要靠坚定有力的执行。

为实现经济总量过万亿的战略目标,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将工业经济振兴和优化营商环境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予以强力推进。

在工业经济振兴方面,石家庄聚焦 " 五大千亿产业 " 和省级主导产业,开展延链补链强链行动,尤其是对生物医药产业和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寄予厚望,要推动这两大产业率先突破千亿,以此带动全局。

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石家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 11.1%,高于去年同期 6.2 个百分点,高于全省 5.9 个百分点,居全省首位。其中,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 19.2%,高于全市规模以上工业 8.1 个百分点,总量占到全部规模以上工业的 34.3%,较去年同期提高 2.4 个百分点。

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积极对照世界银行评价指标体系和先进省会城市,研究制定 209 条优化营商环境创新提升举措,持续深化 " 放管服 " 改革,全面落实退税减税降费、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惠企利企政策。

今年 1-6 月份,石家庄新签约亿元以上项目 381 个,新登记市场主体 111663 户,增长 18.8%,均创近年来新高。

你看,只要取法乎上、奋起直追," 小透明 " 也能变成 " 大黑马 ",让我们祝福并期待一个全新的石家庄!



Powered by 浙江风采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