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浙江风采网 > 人才招聘 > 端宗之死也

端宗之死也

2022-09-13 20:26    点击次数:194

本文系「网易号故事大赛」参赛文章。

1278年初春,中国东南沿海。万里碧波,一望无垠。远远的,突然缓缓驶来了一只庞大的船队。这只船队由百来艘体积巨大的航船组成。由于当时中国的造船技术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所以能够看到这样的巨无霸也不奇怪。然而,这样的气势并不能掩盖现实的荒凉。原来,这只船队就是当年史载的海上行朝,也就是南宋的流亡政府。此时,他们从福州驶出,飘摇在万里碧波的海上。

横亘在船队中间的航船身长百尺,金碧辉煌。放眼望去就知来头不小。看客们,你猜得没错。这艘船就是当年的御船,是高贵的皇帝乘坐的御船。登上御船,只见上面一片忙乱不堪。甲板上虽然有手执冷兵器的盔甲士兵昂然站立,但是宫女或太监打扮的家伙还是慌乱的进进出出中间的金顶大屋。我随着一个年纪较小的宫女走进大屋,一股冷峻之气迎面扑来。大臣和将军们围在床边默默无言,床上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好像已经奄奄一息。他就是继位不到两年的宋端宗赵罡。此刻,由于连日奔波,感冒风寒,赵罡幼小的生命危在旦夕。他的母亲杨太后坐在床边默默垂泪,眼睁睁的看着高贵的儿子即将命赴黄泉。这对母子真是生不逢时。如果时光倒流,他们将享受何等的荣耀和风光。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是全无依靠,坚定的站在床边的大臣和将军们形成了守护的屏障。他们是左丞相陆秀夫、少傅张世杰等。

这时,一个稚嫩的童声传了进来:“娘,娘。”杨太后和众臣将军扭头望过去,只见一个七岁孩童急急走来。他身穿的绸褂虽然显出陈旧,但依然闪现出皇族气息。杨太后一边叫着呙儿一边张开双臂,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生怕他会不翼而飞。看见这一幕,陆秀夫忧郁的脸上似乎有了转变。他知道,卫王赵呙虽然不是杨太后亲生,但依然深受疼爱。万一端宗驾崩,卫王也不失为正统血脉。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奋斗不止,决不能让蒙元灭我泱泱中华。

子夜时分,笨重的船队还航行在茫茫大海之上,找不到方向。此刻,风高浪急。一个浪头打来,甲板上的盔甲卫士都湿透了半身,随着东摇西晃的航船踉踉跄跄,有点像喝醉了酒的样子。我们再进去金顶大屋看看。陆秀夫、张世杰等忠心耿耿的大臣将军不见了,只留下杨太后和端宗赵罡、卫王赵呙苦命的母子。杨太后牵着赵呙的手依然坐在床边,着急的张望着床上的皇上能够醒来,好歹看一看这个风雨飘摇的世界。端着托盘的宫女不小心随着船的摇晃把手中的托盘打翻在地。只听一声“咣铛”的响声,坐在床边的杨太后警觉的扭过脸来,宫女吓得直哆嗦,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宫女:太后,太后。奴婢罪该万死。杨太后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宫女面前,轻轻的低头看了看,脸上丝毫没有恼怒的神色。也难怪,在这个非常时刻,生死难料,又怎么忍心迁怒一个卑微的宫女呢!杨太后:小倩,起来吧!被唤作小倩的宫女颤颤微微的站了起来,依然低垂着头,不敢去看高贵的杨太后。这时,窗外闪现出如注的浪花,御船又一次摇晃起来。这次轮到杨太后了,她突然向前栽去,倒在了小倩的身上。慌张的小倩扶起太后,一个劲的呼喊起来。小倩:太后,太后。杨太后在小倩的掺扶下回过神来,来不及整顿自己就扭过头向床边张望。还好,赵罡还在昏睡,赵呙调皮的躲在了床下。杨太后放下心来,嘱咐小倩先行退下。

甲板下的密室,依然烛光闪铄。陆秀夫、张世杰等大臣将军端坐在四周,似乎对前程忧心忡忡。毕竟离开福州一个月了,他们还没有找到前行的方向。陆秀夫穿着文官的朝服,清秀的脸上透出刚毅的神色。陆秀夫:我们不能再等陈丞相了,必须早做决断。陆秀夫所说的陈丞相就是流亡朝廷的权臣陈宜中。蒙元大军围困福州,正是他力主避其锋芒,登船入海,开始漫漫流亡生涯。离开福州后,陈宜中借口联络义军和朝廷落脚之地一去不返,直到今天也没有他的消息。做为一员武将,张世杰历来不被陈宜中信任。因为他是十几年前从蒙元阵营叛逃而来的,出身不清不白。大军给这样的将领统率,难怪陈宜中有所顾忌。然而在抗击蒙元,恢复华夏这一点上张世杰毫不含糊。几次主动请战可是都被陈宜中挡了回去。张世杰不愿随波逐流,紧按剑柄的手上都沁出了汗珠。张世杰:左丞相所言极是。现在陈丞相不在,一切听从左丞相安排。张世杰的话底气十足,周围垂头丧气的大臣将军们都微微抬起了头。陆秀夫扫视了众人一眼,在桌上铺开了一张海图。陆秀夫:南下广东,以图东山再起。在张世杰的带领下,大臣将军们纷纷拱手示意:听从左丞相安排。众人的附合给陆秀夫提了气。他猛得一拍桌子,狠狠拍在了海图上面。陆秀夫:好。明日早朝,上奏太后。由于小皇上昏睡不醒,由太后垂帘听政。

第二天的早朝照例在船仓举行,陆秀夫、张世杰等文武大臣手持朝笏规规矩矩的排列两侧等待着太后的驾临。气氛依旧是那么的庄重,透出朝纲的威严。随着太监的呼号:太后驾到。只见杨太后慢步走上前台,端坐在隔着帘子的太师椅上面。群臣三呼万岁,尽显君臣礼节。随后杨太后温厚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杨太后:众臣免礼!礼数行使完毕后,陆秀夫跨出队列,双手紧握朝笏,眼里闪现出不易察觉的泪花。毕竟朝廷带着十来万忠心耿耿的臣民在茫茫大海上漂泊了这么久,难免会生发出别离伤感之情。陆秀夫忍不住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慢慢俯下身子来。陆秀夫:起奏太后,陈丞相久久未归。臣请早做定夺。我们透过垂帘也看得见杨太后脸上的忧郁神色。杨太后:左丞相有何打算。陆秀夫:时至今日,广东沿海地区兴起抗元义军,文天祥文丞相也在那里组织义军抵抗,臣请朝廷南下广东,偏安一方,以图东山再起。陆秀夫的话言说有据,杨太后频频点头示意。杨太后:好。就照左丞相的意思,朝廷移驾广东。

一望无垠的大海上,庞大的船队似乎加快了速度,激发出巨大的海浪滚滚而逝。因为与陈宜中意见不合,文天祥被排挤出朝廷。壮志未酬的他辗转来到了广东,依托当地的有生力量组织抗元义军。起初,他的兵马粮草极为有限。且做为一位文臣,又没有直接带兵打仗的经验。困难可想而知。好在文天祥依然是那个当年中试应举的热血男儿。他用他的文采和激情振臂高呼,很快就聚集了一帮有识之士,一传十,十传百的扩展开来,组织了一支英勇的抗元大军,高举大宋大旗,所到之处受到了民众的拥护和爱戴。这支游击队似的抗元大军神出鬼没,与不熟地形的蒙元军队展开猫捉老鼠的游戏,令蒙元军队的统率张弘范很是头疼。一听张弘范的名字就知道他也是个汉人,怎么会投到蒙元的阵营,而且还当上了统率呢?原来,张弘范来自蒙元统治的北方,其父张柔是个地地道道的元朝小吏。可以说张弘范出生成长都在蒙元的统治之下,所以凭良心讲,历史上张弘范不应该归于汉奸的行列,只不过是各为其主而已。

这里要为他平一下反。此刻,一幅蒙古打扮的张弘范端坐在大帐内,阴沉着脸。他的两侧是体格健壮,身材高大的蒙元将军们。张弘范:前日一战,我军损兵折将,却连文天祥的皮毛都没有抓到。这样下去,我们何时何日才能消灭他们,向大汗奏捷?两侧的蒙古将军们都沉默不语。他们知道,文天祥这个南蛮子颇有几分头脑,虽然是个文官,但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张弘范急于消灭文天祥,向大汗请功,心情可以理解,但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不是,只有找到他的确切藏身之地才能谋划歼灭的计策。众将沉默之时,有探兵来报。只见身穿蒙元铁甲束服的高个子探兵风驰电掣的闯了进来,单膝跪地,抱拳就拜。探兵:报将军,已查到文天祥藏身之地。听闻这个消息,张弘范居然兴奋的站了起来。张弘范:在什么地方?探兵:五坡岭。张弘范大手一扬,当即就布下了命令。张弘范:好。大军就去五坡岭。

此刻,文天祥率领的抗元义军果然在五坡岭安营扎寨。这是个三面环山的低洼之地,依守难攻。选择在这里做为大军休养生息的地方确实是个理想的选择。文天祥给部队的指令是就地休息,生火做饭。毕竟跑了一整天,将士们的肚子都有些饿了。文天祥在出入口安排了卫兵放哨,警剔可能的偷袭。文天祥的安排看似无懈可击,可是危险也就在这时悄然来临。放哨的卫兵手持大刀,忠实的走来走去。冷不防“唆——”得一声,卫兵来不及反应,一支利箭就射穿了他的后脊背。就这样,卫兵叫都没有叫一声就消然倒在了地上。步伐急促的蒙元士兵们紧凑而入,很快就进入了防备松弛的五坡岭。喊杀之声由远及近,声声刺耳。因为没有准备,文天祥的士兵们仓促应战,垒起的灶台被接二连三的打翻在地。很多人都在慌乱中被杀了,只留下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越杀越猛的蒙元士兵们显然目标明确。他们边杀边喊:活捉文天祥,活捉文天祥。蒙元士兵的叫喊显然激怒了大宋将士们,他们奋不顾身的退却在文天祥的左右,誓死捍卫着首领的尊严。当然,这样的努力于事无补,只见一名又一名的士兵在文天祥的面前倒下,用鲜血和生命维护着忠肝义旦。最后,文天祥感觉无路可走了,大义凛然的掏出了锋利的铁片,准备吞下自我了断。这时,一名靠前的蒙元士兵眼疾手快,一手就把铁片打翻在地。文天祥终于被缚了,成为了蒙元士兵的战利品。

文天祥被缚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张弘范的耳朵里。此次偷袭,张弘范没有亲自出马,而是派出了一支奇袭小队,由一名叫做木尔贴的蒙族将军带队出击,完成奇袭任务。看起来任务完成的不错,得偿所愿的捉住了文天祥,了却了张帅心里的一块心病。只见文天祥五花大绑的被推进帐来,大义凛然的气势依然。端坐在大帐之内的张弘范竟然意外的离开了宝座,快步走上前去,来到了文天祥身边。这样的举动令将士们和文天祥都很惊诧。张帅的举动完全是礼待上宾的举动,不像是对待一个敌方的囚犯。文天祥依然把头歪向一边,对张弘范的到来不理不睬。面对文天祥,张弘范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张弘范:文丞相受惊了。张弘范亲手帮文天祥解开了身上的绳索,还亲手拍去了文天祥身上的残留的尘土。文天祥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瞧了瞧这个老对手,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张弘范:文丞相的文采享誉我朝,是南朝一等一的人材。领兵打仗这种粗活还是会不习惯的。听了张弘范的话,文天祥冷笑了两声。文天祥:只可惜我没有雄兵千万,恢复大宋江山,中国领土。对于文天祥的回答,张弘范显得出奇的冷静。他知道对付这类顽固的南蛮子并不能简简单单的就逼其就范。张弘范:我朝大汗对文丞相的才华十分看重。如能留驻我朝,大汗定会重用。日后也许鄙人也要仰仗丞相的扶助了。张弘范的话不是客套,在忽必烈大汗的计划里,文天祥确实是要降服的南朝重臣之一。可是文天祥骨子里就是那么硬,对于这类功名利禄早已不看在眼里了。文天祥:生是大宋臣,死是大宋鬼。我是不会为异族效力的。张弘范早料到文天祥会有这样的回答。他知道强迫是没有用的,还不如留待日后再做定夺。于是,张弘范向文天祥身后的士兵们招了招手。张弘范:先带文丞相下去休息。招呼了文天祥以后,木尔贴按约走了进来,此次战斗,木尔贴完胜还朝,张弘范当然不会忘记这样一位智勇双全的将军。只见木尔贴走进帐来,向张弘范单膝跪拜,双手抱拳。木尔贴:报大帅,此次进击五坡岭,大军全胜而归。文天祥被活捉,残留宋军被消灭殆尽。张弘范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张弘范:好。将军辛苦了。文天祥被活捉,岭南抵抗势力也就缺了主心骨。小打小闹的不足为患。大军即日拔营返京,奏请大汗为将军以及各位封功行赏。

船队航行数日后悄然抵达广东沿海的雷州半岛。所谓岭南大部分都沦陷了,只有那里的几座城池还掌握在大宋军民的手里。朝廷船队的到达令当地军民欢欣鼓舞,他们自发的组织起来迎接船队的到达。于是,在弯弯曲曲的雷州海岸壮阔的场面出现了:庞大的船队沿着海岸停泊足有几公里长。陆陆续续从不同的船上走下来身穿民服的百姓、身穿官服的官员和身穿兵服的将士们。虽然是漂泊,但他们的脸上还是呈现出不屈和坚毅的表情。最后走下船的是御船上的小朝廷。迎接的队伍马上收紧了喧闹,庄重的迎接朝廷的驾临。此刻,昔日昏睡的端宗赵罡已经苏醒过来,只是稚嫩的脸上显出了疲惫的神情。他在杨太后的陪伴下,在宫女太监的簇拥中走下了御船。可怜的赵罡边走边咳嗽,宫女小倩只得紧张的拿着毛巾等用具陪其左右,以防意外的发生。赵罡走下御船后,沿岸两侧的军民三呼万岁,保持着对皇族应有的尊重和拥戴。做为华夏正统,大宋朝廷哪怕说它苟且偷安也依然是中国子民聚焦的核心。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忠义礼义孝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万民遵从的规范。这些都构筑成了中国牢不可破的凝聚力,哪怕进犯的异族多么强悍也摧毁不了。在当地军民的拥护下,朝廷和十几万军民浩浩荡荡的进了雷州城。随着城门的慢慢紧闭,漂泊的朝廷终于找到了又一块暂时落脚之地。

收到飞鸽传书,得知朝廷将要移驾雷州的时候,雷州守将陈唤文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把他的将军府开辟成了未来的朝堂,已待未来的朝廷前来。此时此刻,端宗赵罡和杨太后端坐在朝堂之上,接受群臣的朝拜。礼数之后,陈文唤上前一步,双手抱着朝笏微微曲下身子。陈文唤:起奏太后皇上,臣准备了雷州军民的户籍名册,恳请太后皇上过目。杨太后点了点头:传上来吧!陈文唤拿出名册,递给了前来传递的太监。接过太监传递上来的名册,杨太后翻开仔细的浏览了起来。上面说雷州尚有军民二十万众。大家众志成城,多次打退了蒙元军队的进攻。简单看过名册后,杨太后合起名册,重新又递给了太监。杨太后:左丞相,你也看看吧!雷州军民加上我们随船而来的军民共有三十来万人,粮草问题急需丞相会同陈将军解决。陆秀夫接过名册,轻轻皱了皱眉。陆秀夫:请太后放心,臣下去后定会与陈将军商议。这时,坐在杨太后身边的端宗赵罡拉了拉杨太后的衣角。赵罡:娘,我有点不舒服。杨太后扭头爱怜的看了看赵罡,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杨太后:此时国难当头,希望众臣团结一致。左丞相,我们孤儿寡母的,一切都有劳丞相了。陆秀夫当然没有推辞,他上跨一步:太后皇上乃大宋正室,臣等誓死效忠,决不让蒙元大军灭我华夏。陆秀夫的忠诚在杨太后看来是朝廷求生的根本。这个当年饱读诗书的秀才要独自撑起一片天地困难可想而知。好在身边的文臣武将没有退缩的,他们留下来也是为了证明一件事:他们身上流淌的是堂堂中华正统血液,决不能轻意让异族玷污。在得到陆秀夫的承诺后,杨太后又一次放下心来。为了赵罡,她决定先行退朝。杨太后:好,退朝。大家都去休息吧!说完,杨太后牵着小皇帝站起身来,在太监的护卫下走入了内室。

杨太后和小皇上走后,群臣在陆秀夫的召唤下并没有退却。陆秀夫首先来到了陈文唤的身边,对于筹集兵马粮草之事他需要有一个商议的对像。陆秀夫:陈将军久居雷州,一定对此地的风土人情十分熟悉。筹集兵马粮草之事不知将军有何高见?做为雷州城的守将,陈文唤恪尽职守,多次率兵打退了蒙元军队的进攻。由于战争的破坏,雷州附近的良田被毁,人口急剧减少。筹集兵马粮草谈何容易。陈文唤:左丞相,由于蒙元军队的攻击和破坏,雷州已无粮可筹,无兵可征了。陈文唤的回答并不使陆秀夫感到意外。他知道蒙元铁骑所到之处千里无人烟,万里无良田。只是令他感到忧郁的是,困守在雷州城的三十来万军民的吃喝拉啥如何解决,必须早做决断。陆秀夫:陈将军,你的库存还有多少粮食?陈文唤不敢怠慢,如实禀报上来。陈文唤:库存粮食不多,仅供军民十日之用。陈文唤的话又一次敲击了陆秀夫的心。他知道,这么下去的话,就是蒙元军队不来进犯,三十来万军民也要困死在雷州城。陆秀夫沉思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陆秀夫:陈将军,我们需要排出一支小队,奔赴外地筹粮。陈文唤:现在到处都是蒙元的军队,我们如何筹粮?看样子陆秀夫好像早就想好了,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计划。陆秀夫:虽然江山沦陷,但我还是相信有不屈的军民。我们一定会筹到粮食的。万一不行,我们就抢,从蒙元军队手中把粮食抢回来。陆秀夫的话崭钉截铁,无不透出大丈夫的血性。陈文唤没想到这样的文弱书生在国难时刻会有如此力量,他也被震动了。陈文唤:卑将愿领兵前往。陆秀夫看了看他一眼,对于他的请求没有答应。陆秀夫:陈将军还是率部保卫雷州。筹粮之事可以让张将军前往。陆秀夫所说的张将军也就是张世杰。此刻,他也在朝堂之上听候陆秀夫的调遣。张世杰:左丞相,卑将天黑就领兵出城,一定在三日之内筹到粮草。陆秀夫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杨太后和端宗赵罡还没走进内室,赵罡就又一次昏了过去。杨太后被吓坏了,赶紧抱着赵罡快跑几步,把他放在御床上。宫女小倩见状不知如何是好。杨太后:小倩,赶紧去请御医过来。小倩狠命点了点头,走出了内室。小倩走出内室来到朝堂正好撞见议事还未散去的陆秀夫等大臣将军们。看见小倩急冲冲的样子,陆秀夫好奇的截住了她。陆秀夫:小倩,发生了什么事?小倩:皇上又晕过去了,太后叫我去请御医过来。听了小倩的话,陆秀夫皱了皱眉,侧身让小倩而过。御医的到来似乎缓和了内室的紧张气氛。只见御医把小皇上的手牵了出来仔细得帮他把脉。杨太后和小倩、太监等人安静的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是捉摸不透的焦急,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御医给小皇上把完脉,轻轻的摇了摇头。杨太后:太医,皇上情况怎么样?御医不敢怠慢,赶紧起身抱拳弯腰向太后告之详情。御医:禀太后,皇上大病未愈,再加上连日劳累,恐怕要多歇息些时日了。臣开些药方,请皇上服下,再看疗效。杨太后已经等不及了,催促御医快些行动。杨太后:那就快些开药吧!御医领命开出了方子。杨太后把方子交给了小倩,嘱咐她去雷州城按方抓药,不得延误。

陆秀夫是看着御医和小倩走进内室的。他徘徊在内室外,急切的希望得到最新的消息。不要嘲笑他,在深受儒家文化浸淫的科举书生的心目中,忠君爱国是高于一切的信仰。小倩跨出内室,不小心迎头撞上了陆秀夫。小倩:对不起,对不起,左丞相。陆秀夫没有责怪小倩,而是肆图从她嘴里打探到最新的消息。陆秀夫:小倩,皇上到底怎么啦?小倩叹了口气。小倩:太医说皇上大病未愈,劳累过度。陆秀夫:太医是否说皇上有生命危险?小倩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陆秀夫的猜测。得知小倩要去雷州城抓药,陆秀夫提出派两名护卫陪同他前往。小倩拒绝了,她说她相信雷州城还是安全的,在大宋的领地,她还是感觉踏实。看着小倩离去的背影,陆秀夫也背身离开了。他没有踏进内室探望皇上。没有太后或皇上的召唤,他是不会冒然进去的。

因为战争的阴影不散,昔日繁华的雷州城已经变得有些苍凉。沿街的店铺半开半合着,稀稀拉拉的行人在窄小的街道上来来去去,有如给这座死寂的城市注入一线生机。没有人注意到宫女打扮的小倩远远的走来。也许习惯了山高皇帝远的雷州百姓对于陌生的宫廷文化并不感冒。小倩拿着药方子一边走一边向街道的两边张望。显然,她在寻找药铺,希望能找到方子上所列的药材。走着走着,忽然呼啸的骑兵迎面而来,好像是直接冲着城门而去。稀拉的行人赶忙让道。在这个非常时刻,只有军民团结才能抵挡异族的侵犯。由于躲避不及,小倩直接被急驰而来的战马撞倒在地。战马上的张世杰定眼看去,见是熟悉的宫廷打扮的女子赶紧勒住了战马,转身下马走了过去。张世杰爱怜的扶起小倩,正要开口道歉,没想到小倩抢先说话了。小倩:将军这是要去哪里?由于事关机密,张世杰没有告诉她详情,只是简单的敷衍了过去。张世杰:出城执行公务。张世杰盛气凌人,威武不屈。小倩不知不觉有了几分欢喜,本能的害羞的垂下头去。张世杰认出了是小倩,以前只是远远的观望,没想到现在在这种场合遇见。张世杰:小倩,出宫来所为何事?小倩也不隐瞒,把出宫抓药的事一骨脑都倒了出来。眼看天色不早了,张世杰担心耽误了筹粮的大事,没有留恋于此时此刻,只是交待小倩一切小心,然后骑上战马绝尘而去。小倩挥手向他告别,心里也在默默的念叨,期盼将军一切平安。

张世杰率领他的士兵走后,小倩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家规模中等的药材铺。掌柜的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穿着传统的长袖大衫,表情默然的站在柜台内。小倩走了进去,态度诚恳的递上了药方。老头接过药方看了看,确信这几种药材店铺里都还有货,于是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去依方抓药。趁着老头抓药的空隙,小倩仔细打量起店铺起来。这家药材铺大概几十见方,装修是那种陈旧的土灰色,店铺弥漫着淡淡的药材的味道,不刺鼻,很耐闻。就在小倩打量的时候老头已经把包好的药材推了过来。小倩付过银两就要离开却被老头叫住了。老头:姑娘,看你的打扮不像平常人家的女子。看这方子也不像普通的郎中所为。你们家的病人到底是贵公子还是贵小姐啊?听了老头的话,小倩在心里咯噔了一下。为了不泄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小倩的回答也是顺水推舟。小倩:我们家公子病了。老头一边看着小倩一边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似乎有所感叹。老头:现在蒙元大军逼近,家中有病人一定要早做打算啊!过几天,我的药材铺也要关门了。老头的念叨引起了小倩的好奇。小倩:哦,老伯关了药材铺准备前往何方?老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老头:还能去哪里?我老了,走也走不了多远。为了不替野蛮的蒙古人服务,我还是早早的去山里躲起来了此残生算了。听了老头的话,小倩即喜即忧。小倩:老伯,朝廷已经移驾雷州,听说大军要死守雷州,待到时机成熟还要北伐恢复华夏江山呢!老头对小倩的话似乎并不感冒,他显然认为大宋败局已定。老头:姑娘,朝廷如果还守得住大好河山的话就不会跑到咱们雷州来了。我活了七十岁了,记事起就听说朝廷年年向异族纳贡,哪还有中国人的骨气啊!现在被人家逼得没有退路了才知道抵抗。唉!晚了。老头的话使小倩深感不安。眼看天色已晚,时候不早了。小倩没有继续纠缠,留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去。小倩:老伯,凡事都要朝好的方面想,要相信咱们中国人。

小倩的迟到晚归终于受到了杨太后劈头盖脸的批评。小倩谨小慎微的垂下了头,当然没有把碰到的人和事全部说出来。批评完小倩,太后还不解恨,又把熬药的活全部交给了她。小倩不敢怠慢,领命而去。端宗赵罡还昏睡在床上没有醒来。杨太后着急得守护在床边,泪水已经泛出了眼眶。这位倒霉的皇上继位以来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做为母亲,心里自然是相当的沉痛。突然,小皇上咳漱了两声,把凝视中的杨太后惊醒了过来。杨太后赶紧伏下身子,轻轻的在小皇上的耳边呼唤。杨太后:罡儿,罡儿。也许是母性的呼唤起了作用。小皇上总算是在杨太后的呼唤声中醒了过来。看见小皇上醒过来了,杨太后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小皇上睁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杨太后。瞧见小皇上的眼睛里暗淡无光,杨太后倒有了担心。她一个劲的催促小皇上,试图让他恢复正常。杨太后:罡儿,罡儿,说话啊!快叫娘。如果放在平常人家,这是多么感天动地的场景啊!可是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太后。高贵的身份注定了两人的安危非同寻常。太监和宫女忙忙碌碌的进进去去。有的说皇上醒了,有的说皇上不会说话了。种种传言流传开来,终于传到了陆秀夫的耳中。此时,他放弃了解衣安睡的打算,重新穿上朝服,决定亲自去探个究竟。皇上的安危毕竟牵动着大臣将军们的心,想当初他和陈宜中好不容易在福州把年幼的赵罡扶上皇位确定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不但稳定了朝堂而且离散的臣民也纷纷前来投奔,朝野上下重新汇聚成一股不可小视的抵抗力量。现在皇上性命堪忧,使得陆秀夫这个身肩辅政大臣重任的重臣也睡不安稳。他,终于决定去看一看。

陆秀夫来到内室外徘徊,试图拉住一位进去内室的宫女或太监了解皇上的最新病情。可是宫女太监们低着头,步伐匆匆,谁也没有注意到陆秀夫的守候。这时,端着药碗的小倩步伐缓缓的走了过来,生怕让熬了几个时辰的汤药洒泼在地。陆秀夫认出了小倩,他开口了。陆秀夫:小倩,皇上的病情到底严不严重?小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小倩:太后嘱我去熬药了。我走的时候皇上还没有醒来。陆秀夫冷峻的脸上现出一丝忧郁。陆秀夫:小倩,进去后禀报太后一声,就说陆秀夫请求谨见太后皇上。小倩点了点头,端着药碗就走进了内室。

得知陆秀夫就在室外,杨太后没有多想就指示太监宣他进来。小倩端来的药终于喂进了小皇上的嘴里。因为小皇上嘴巴张合还不自如,所以残留的药汁搞得嘴角到处都是。小倩一边给小皇上喂药一边还要拿毛巾擦拭他嘴角的药汁。搞得有些忙乱。陆秀夫进来了。按照礼仪,他向太后弯腰致意。征得太后同意后才走到床边,着急的向小皇上张望。杨太后一边垂泪一边向陆秀夫倾诉。杨太后:左丞相,皇上醒来后还没有说过话,我真担心有什么意外。陆秀夫皱了皱眉。此刻,他也显得无能为力。只希望皇上吉人天相,转危为安。万一不行,那就……陆秀夫不敢多想,俯下身子毕恭毕敬的安慰太后。陆秀夫:太后,皇上吉人天相,希望这次也能化险为夷。杨太后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勉强点了点头做为回应。

张世杰的征粮大军出城后摸黑来到了沿海的渔村。那里有些渔民七零八落的房子。也许是蒙元大军的破坏,周围人烟稀少,弥漫的都是冷唆唆的鬼气。张世杰勒住战马,有些焦虑。他知道,再往前走就到蒙元控制的地界了,那里的城池和臣民现在都在蒙元的掌握之下。如果要筹到粮食,现在看来只有抢夺蒙元的粮草这样一条道了。张世杰这样想着,决定派出小分队先去打探一番。为此,他把部队就地安顿,派出以副将甘霖为首的小分队前往最近的井城打探。这种深入敌后的工作危险重重,甘霖下马换装,带着十来名全部换成民服的士兵走上了一条小路。此刻,夜色沉沉,远处的海边,一重一重的海浪汹涌而来。眼看天色有变幻成鱼肚白的趋势,张世杰只能默默祈祷甘霖等人能顺利的在天亮后入城打探到所需要的消息。他在左丞相面前立下过誓言,三日内一定筹到粮食。

端宗赵罡终于没有挺到天明。他的驾崩给这个风雨飘摇的朝廷重重一击。端宗驾崩的消息是杨太后在第二天的朝会上含泪宣布的。话音刚落,大臣将军们就炸开了锅,分崩离散的情绪在蔓延。这时候,还是陆秀夫站了出来。他高声震臂疾呼,使所有人都瞬间安静了下来。陆秀夫:端宗驾崩,卫王还在。当年,少康能够凭借五百人马、十里方圆中兴夏朝,难道我文武百官不能依靠数十万兵民、万顷碧海复兴大宋王朝三百年的基业吗?陆秀夫的话发人深醒,震耳入聋。陆秀夫:现在张将军出城筹粮。只要粮草充足,我们就能坚守雷州,以待复兴之日。有人说,铿锵有力的话语最能煽动人心,这种说法真是没错。陆秀夫几番慷慨陈词下来,大臣将军们垂下头重新抬了起来。盯着陆秀夫,看着杨太后,憧憬着复兴之路。

作者:吴振亚



Powered by 浙江风采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